闽财网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闽财网 > 商讯 > 正文
2020年,你还敢创业吗?
2020-03-24 07:00:21来源:阅读:-

撰文/ 陈邓新

编辑/ 邓晓进

创业难,难于上青天,无数身影在创业大潮中倒下,但依然挡不住前仆后继的追梦人。

这一两年来,“站在风口上,猪都可以飞起来”的口号逐步淡出人们的视线,而“风过去了,摔死的都是猪”则被越来越多的创业者、投资人奉为经典名言。

电子烟、虚拟货币、无人零售、生鲜电商……一个又一个赛道起风了,成为“风口”,创业者杀入争夺门票、资本涌入抢占地盘,然而风停了,创业者黯然退场留下一片狼藉、资本如泡沫般消失。

这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互联网创业的热情。

据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,2019年前11个月,创业公司新增1427家,倒闭327家,失败比例为22.91%;而2018年前11个月,创业公司新增7620家,倒闭458家,失败比例为6.01%。

锌刻度调查发现,创业者或者想创业的人都对大环境、创业方向的认识更为深刻,也对未来的预估更为保守。

而知乎上有一个提问:“2020 年的创业风口是什么?”,多数创业者、观察者的回答都很悲观,“什么风不风口,但凡是能免费的摆在明面上说的东西,基本上就过了红利期了。”

2020年创业,大不易。

算来算去都没有“护城河”

34岁的魏旭亚是一名资深程序员,曾效力于某一线大厂。

2016年4月离开一线城市,回到湖南省某三线城市,魏旭亚乐悠悠地打着一份工:“工资低了差不多65%,不过也清闲下来,躺着真舒服。”

回家的目的,就是为了买房、结婚、生子,人生三大事魏旭亚一气呵成:“以前一个人,总感觉钱花不完,或者说没有时间花钱,2018年家里添丁之后开支大了起来,开始接点APP开发的私活。”

魏旭亚没有想过主动创业,但机会主动找上了他。

2019年12月9日,一个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邀请魏旭亚一起创业:针对其所在的下沉市场,开发、运营一家同城生活网站。

起初,魏旭亚认为这是骗子:“创业,我是门外汉,为何突然找上我?”

更为关键的是,同城生活不是一个新颖的项目,早早就有诸多先驱进行探索,不过多数成为先烈,如今披上下沉市场的外皮,就又能焕发生命力?

两天之后,对方登门拜访,双方约在一个咖啡馆见面,坐下只寒暄了一两句,对方就直入正题、拿出厚厚的一扎企划书,翻看之后魏旭亚才打消了顾虑,知晓一分钱不出即可占47%的股份,内心有了一丝波动:“你们打算前期投多少?”

对方报了一个七位数,这个数字没有超过魏旭亚预期,但也勉强也够用,魏旭亚没有当场应承下来,而是表示再考虑一下。

离开咖啡馆后,天空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雨,魏旭亚一边沿着马路走,一边思考:“真要干,就必须离职全身心投入,但这个项目只有第一阶段(5个月),如果融不到资,很可能就没有第二阶段了。”

47%的股份不是那么好拿的,对方只出第一笔启动资金,企划书落地执行、后续融资都要靠自己,换而言之要靠技术、人脉等入股。

魏旭亚收到的创业规划


创业是要担风险的,毕竟富贵险中求。

魏旭亚动用了人脉,请教了方方面面的人,也了解了当下的创业环境:“问了一圈,已创业的多数劝远离,有创业打算的多数已取消,我也打了退堂鼓。”

一个朋友向魏旭亚诉苦他的公司刚刚死掉:“too young,too simple,没有早点听投资人的话卖掉公司,否则现在人都在巴厘岛度假了。”

最终,魏旭亚告诉锌刻度,他打消了2020年离职创业的念头:“类似瞄准下沉市场的项目特别多,一窝蜂地往上,拼得是什么,算来算去都没有‘护城河’。”

魏旭亚不是个例,多名业内人士向锌刻度表达了同样的看法:下沉市场虽然体量庞大,但那是互联网巨头的主战场,中小创业者在夹缝中求生存,且创业项目同质化严重,一味模仿、缺乏创新,这样创业失败的概率较大。

砸了别人的锅,才能吃上别人的饭

相比魏旭亚,王沐的创业起点更高。

2003年从上海财经大学硕士毕业后,王沐就职于一家股份制银行的成都分行,从基层慢慢做起成为中干,积累了不少资源与人脉,又于2017年离开银行,加入一家私募基金投资管理部做总监。

上述背景被一家在线教育赛道的创业公司看中,邀请王沐加入初始团队,成为一名创业合伙人,主要负责为公司拉融资以及为将来IPO做打算。

在线教育赛道2019年艰难


“说是创业合伙人,实际就是打工的‘升级版’,成功了才可以拿到干股。”王沐一眼看穿了邀请的本质。

彼时,王沐手中拮据,对邀请有点心动。

王沐有过两段婚姻,抚养两个孩子,要还3套房房贷,尽管成都房价不比北上广深,但负担也轻不到哪儿去:“主要是2018年为了改善生活,又买了一套联排别墅,现在手中的余钱才3万元,怕随时支出,都不敢去理财。”

心动归心动,谨慎归谨慎,王沐刻意调查了在线教育赛道的现状,心一点点向下沉。

据企查查数据显示,2019年共有1.2万家教育机构关停;好未来、新东方在线、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头部公司都出现了亏损,且亏损在加剧,无改观的趋势;沪江网校屡屡冲击资本市场,却迟迟未成功独立IP,公司创始人从而因为对赌协议被踢出局……

邀请王沐的创业公司,处于赛道第二梯队末,也存在获客成本高、变现渠道单一、盲目扩招等普遍的问题。

对王沐的质疑,创始人并不回避公司正面临现金流紧张:“越是这个时候,越是需要烧钱,只有砸了别人的锅,才能吃上别人的饭。”

具有银行、私募双重背景,朋友圈中不乏VC人士,王沐的确有能力寻找融资渠道,也善于与投资方打交道,但其依然对融资不乐观。

王沐告诉锌刻度,“在线教育有一个特点,就是能提前收一笔学费,将这些学费预收款算作收入的话,就可以粉饰报表,之前可以用这招忽悠投资人,现在市场降温了,投资人也不吃这一套了。”

如今,稳定的、持续的盈利模式成为融资最有力的敲门砖,但在线教育赛道的公司恰恰缺乏这个条件。

“倘若融资容易,又何必找上我。”王沐陷入是否需要去合伙创业的犹豫中。

离百年老店还有99.9年

魏旭亚直接谢绝创业,王沐对创业举棋不定,皆因门槛较高,而更多的人选择的是创业门槛较低的赛道。

来自厦门的汤凌,就打算2020年通过社群带货创业。

社群带货,不是新鲜事物,也缺乏技术含量,因此赛道颇为拥挤,甚至有的人已经出现对通过微信群、QQ群、朋友圈等渠道卖货出现了反感。

面对锌刻度的疑问,汤凌没有动摇创业的决心:“餐饮好歹是一年超4万亿元的大市场,容得下我讨生活,你看看街上那么多卖早点的,他们又有什么‘护城河’?也未见肯德基早餐一统江湖。”

汤凌创业,也是有底气的。

汤凌原本是一名资深北漂,2018年年底离开互联网行业后,回到厦门老家打工:“马上40了,码农是当不成了,找了一份视频审核员的工作凑合着。”

彼时,其姐夫成功移民澳洲,置办了一些不动产,其中就包括一家酒庄,并给国内的亲戚朋友陆陆续续寄回来一些自家酿造的红酒。

品过之后,汤凌与老婆有了其他心思:“红酒味道可以,说不定卖得出去。”

他们两口子一共收到4箱红酒,自家喝了2瓶,余下22瓶在同事与朋友间半卖半送,没有想到好评如潮:“姐夫纯粹是玩票,我们也就当一个副业。”

阴差阳错,汤凌的副业上了路,他与老婆两人既是员工又是老板,拿货卖货送货,全程一条龙服务。

“这样太累了,双头不讨好,要做就安心做。”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,他们两口子打算双双离职创业,“原本想在电商平台花钱买店,一了解发现资料齐全、有模有样的至少要花15万元,如果开一家新店铺,前期铺垫耗时又长了些。”

汤凌备的红酒


这样一来成本太高了,他们的大部分启动资金都投入备货了,干脆,就走社群路线:“掐指一算,离百年老店还有99.9年。”

一名运营社群的资深人士告诉锌刻度:入行门槛低,竞争一向很激烈,没有好的产品,生命周期不长,就算有好的产品,也要谨防低价竞争以及假货的冲击,更为重要的是这一行,每年都会涌现诸多成功者,但天花板明显,很难大富大贵,也难以走出创业明星。

换部手机接住5G的风

相比社区创业,内容创业的门槛更低,起步条件仅需要一个人、一台电脑,因此从来不缺梦想者,也从来不缺后入者。

周迪水是A股市场的老玩家,在2015年上半年牛市阶段头脑一热,离职成为一名职业投资人,之后熊市接踵而来,周迪水被搞得焦头烂额。

收入不稳定,成为家庭矛盾爆发的导火索。

周迪水时常与老婆发生口角,后者劝老周找份正经工作:“一天在家呆着,像啥样。”

可周迪水习惯了股市的节奏,回不去朝九晚五的生活。

2018年,周迪水尝试在微信公众号上写原创股市评论文章,然而不愿意每天2000字的内容创作,也无法做到每天或者定时更新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最终不了了之。

不过,同批试水内容创作的股友,却有人坚持下去,获得持续的收益,需知优质原创内容倍受互联网平台的推崇,奖励渠道多元化。

转折出现在2019年下半年,踩雷东旭光电,一只股票令周迪水的资产缩水91.7万元,投资越好越不好做了:“今年算是血亏了,炒股为生太难了。”

原创内容创业并不容易(资料图片)


周迪水,萌生了专注于投资领域原创内容创业的念头,与朋友、粉丝深入沟通之后,决心今年尝试向原创视频创作方向探索:“图文领域的玩投资大V多了去,为抢地盘早已争得头破血流,而视频领域尚未固化。”

对这个观点,业内也持认可的态度:2020年5G普及力度更大,4K高清视频、VLog视频、一分钟长视频等需求有可能持续爆发,留给内容创业者的机会很多。

IMT-2020(5G)推进组发布的《5G新媒体行业白皮书》,预测随着5G网络的商用,到2022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超高清视频消费市场。

周迪水告诉锌刻度,他创业的第一步就是下周换一部支持4K 60帧视频录制的手机。

2020年或许是创业与投资的分水岭

2020年,风投对投资项目审视更为苛刻,促使创业者对自我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
张华是一名风投机构的“老兵”,他告诉锌刻度,当前业内广为流传一个段子:“超过三分之一的投资机构已名存实亡,前些年靠运气赚的钱,2019年都凭本事亏完了。”

这折射出创投圈的悲观,资本寒冬短时间无法改变。

去年11月4日,张华出差华南某城市,约见一位此前趣味相投的同行,得知同行已于两三天前跳槽,从一家专注新零售、互联网医疗的风投,转入一家专注半导体、信息与技术的风投:“上个公司差不多就剩老板一个人撑了,他也就专门去跑资金,现在也没有人提什么新零售了。”

是的,风投也会缺钱。

这也导致风投对创业项目尤为谨慎,钱就要花到刀刃上成为行业的共识。

前不久 ,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微博指出:“我们只会继续加码支持那些数据持续给力,创始人明显在快速成长的潜力公司。对于投错了且我们彻底失望的经纬系公司,不再把更多新钱浪费。”

据企查查显示,经纬中国2019年投资了35个项目,而2018年则投资了53个项目,投资数目在减少,投资频率在放缓。

此背景下,风投对商业模式更为看重,张华感叹:“那些过于依赖输血、缺乏自我造血功能的公司,不再受青睐,2020年资源会倾斜至而现金流较好、拥有闭环模式的公司。”

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也认同这个说法:“烧钱模式已经被市场唾弃。”

简而言之,2020年创业要避免浮躁、沉下来接地气,方能吸引风投的瞩目。

互联网时代,人人皆可创业,倘若不想成为分母、成为韭菜从而血本无归,就要在资金、团队、运营、产品等方方面面做好准备,解决问题、完善问题,寻找一条适合自我的生存之路。

不盲目、不畏惧,创业的目的是实现人生的价值,这条道路曲折,但心要充满希望。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闽财网所有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音频等资料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,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。相关作品的原创性、文中陈述文字以及内容数据庞杂本站无法一一核实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,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!